永利官网开户网址

設爲首頁 添加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黃岡市信訪局 >> 信訪案例 >> 正文

湖北恩施在全國率先引入外地專業律師顧問團介入信訪積案,100件重點信訪積案化解55%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新京報    更新時間:2015-11-10

已經上訪35年的老上訪戶劉勝(化名)如今在鶴峰縣的養老院和愛人一起居住,安度晚年時光。
已經上訪35年的老上訪戶劉勝(化名)如今在鶴峰縣的養老院和愛人一起居住,安度晚年時光。

11月4日10時許,57歲的胡明(化名)坐在湖北省恩施自治州恩施市自己的廣告牌匾制作門市房裏,一邊吸著煙,一邊在筆記本電腦上制作廣告牌匾小樣……

此時,84歲的劉勝(化名)正躺在恩施州鶴峰縣太平鎮農村福利院的雙人床上,和自己的愛人一起看著央視的電視節目……

如果不了解他們,很難想象他們曾是老上訪戶,分別在外面風餐露宿上訪了14年和35年。

從2013年起,湖北省恩施州政法委爲破解全州100件“老大難”重點信訪積案,從外地聘請專業的律師顧問團介入,這些信訪積案在律師們的介入下,大多數得到化解。胡明和劉勝的“釘子案”便在其中。

目前,我國湖北、吉林、山東等多省市均采用了律師介入涉訴涉法信訪案件的做法,這種做法正在全國推廣和實施中。

14年和35年的上訪路

2001年1月,胡明以內部改制職工的身份參與競買公司所屬房産。在競買成功後,他在籌集61100元購房款時,向母親李芳(化名)借了56000元用于購房。

讓胡明沒想到的是,同年11月,母親就房屋産權一事向法院起訴他。最終,經過一審、二審等司法程序,法院最終判決胡明購買的房屋歸母親所有。

法院的判決讓胡明一直想不通,最終他走上了上訪路,這條路一走就是14年。

和胡明相比,劉勝的上訪路更爲漫長,上訪理由也頗爲離奇。

1951年,劉勝還是一名20來歲的小夥子。當年10月11日,他所在的鶴峰縣公安局向鶴峰縣法院提起公訴,稱劉勝解放時同惡霸鄉長徐某等反共,組織“民主主義青年反共救國團”,從事反革命活動,最終法院判決劉勝有期徒刑3年,後又被沙洋縣法院判管制兩年。

劉勝對反革命罪的判決一直不服,持續申訴。經過1965年和1979年的兩次申訴,法院仍然維持原判。在走完司法程序後,劉勝走上了長達35年的上訪路。

在恩施州綜治辦副主任滕龍眼中,這兩個信訪案件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所有的司法程序都已走完,但是當事人都不服。上訪成了他們唯一可以指望的途徑。

在14年和35年的上訪路上,胡明和刘胜曾多次进京、到湖北省和恩施州有关部门,甚至采取了不理智的行为。上访的道路是漫长的,他们有时就随便找个地方裹着棉被入睡。

率先引入律師顧問團化解

2013年,隨著信訪壓力越來越大,恩施州委政法委開創性地引入專業律師顧問團大規模介入信訪案件化解矛盾,這在全國是第一家。

湖北省中和信律師事務所主任曹亦農是顧問團成員之一。胡明和劉勝的信訪案就是由他來接手化解。

曹亦農與胡明、劉勝見的第一面,至今讓他印象深刻。

那是2013年的一個下午。他在與胡明聊天過程中,胡明對他非常不信任,覺得他是當地政府的人,是來整他的。曹亦農漸漸發現,胡明的性格甚至有些偏執。看到這種情況,曹亦農並沒和他一上來就探討案情,而是靜靜傾聽胡明獨自講述兩個多小時。

胡明也很感意外。以往在他接觸的“政府人”中,很少有人能一直聽他說這麽久。

當時的曹亦農並未察覺,他的這一舉動讓胡明信了他,覺得他是真心來解決問題的。

與劉勝的第一次見面和胡明相似,這位80多歲的老人和曹亦農講述自己的經曆也有近兩個小時。

經過第一次接觸,曹亦農感到信訪案和已熟手的普通案件有很大的區別,與信訪人建立信任是最重要的,只有在信訪人信任的情況下,才能和他們聊案情和具體的解決方案。

此後,曹亦農每次從武漢到恩施州去見胡明和劉勝,都會帶上一些水果和特産,和他們聊家常,聊案情和解決方案。

曹亦农告诉新京報记者,胡明案件表面上看是一件普通的房产纠纷,实际上是家庭间的矛盾,只有把家庭矛盾先处理好,这个案件才能圆满解决。为此,他先后七八次找胡明和他的母亲、妹妹、妹夫聊。最终,母亲同意房屋产权归胡明,但胡明要赡养自己。

而劉勝案是一起典型的曆史原因所致的瑕疵案件。由于當時的法律制度不健全,相關證人均已離世,案件很難複查,如今讓劉勝感受政府的溫暖,安度晚年才是最重要的。經過與當地政府部門溝通,劉勝和愛人搬離了自己已漏風的農房,到當地福利院養老,政府按照困難戶的標准給予補助。從2013年6月曹亦農接手至2014年2月,曆經9個月,這件“無頭案”終得化解。

從外地請來知名律師

這兩件“釘子案”的成功化解讓滕龍陷入沈思。在滕龍看來,上訪老戶在多年上訪中,因各種各樣的原因,容易對司法部門産生不信任感,甚至激烈的沖突。司法部門由于案多人少,本就沒有足夠精力迅速處理信訪積案,而隨著中央要求涉法涉訴信訪不再由信訪部門處理,大量涉法涉訴信訪積案會大量湧入司法部門,這給司法部門帶來空前壓力。爲此,必須要有一種新的解決方式出現,而律師介入信訪案是一個非常有效的方式。

恩施州政法委副書記覃力是該做法的決策者之一。

他告诉新京報记者,在州委政法委决策时,选择什么样的律师介入信访案件是州委政法委讨论的重点问题。

“如果請恩施州當地律師,可能當地律師與司法部門比較熟悉,很可能不會客觀公正地化解積案。”最後,州委政法委決定直接從武漢聘請全省知名律師參與其中。

曹亦農所在的中和信律師事務所和吳畏所在的湖北省立豐律師事務所隨後進入恩施州委政法委的視線。

“這兩個所在湖北省都是知名的律所,律師的專業水平很高,和恩施州司法部門又不熟悉,這是我們最看重的。”

吳畏是立豐律師事務所的高級合夥人,當他第一次聽說恩施州想讓他們參與化解信訪積案時,有些猶豫。在與恩施州政法委第一次見面時,他便提出了條件:律師的獨立性必須保證。

讓吳畏沒想到的是,恩施州政法委的工作人員還沒等他說完,便提出:一、律師必須獨立化解積案,只對法律負責,不能受司法部門左右。二、律師必須拿出足夠時間了解案情,對案件公正性負責。三、恩施州政府會報銷相關費用,並對律師給予酬勞。

“當時我的想法是,既然大家的想法很一致,就接。”吳畏說。

2013年6月,由中和信律師事務所和立豐律師事務所15名知名律師組成的首批律師顧問團成立後,便迅速投入工作。

兩年化解信訪積案55%

然而,在他們介入信訪積案之初,仍出現了個別司法部門不配合的情況。

吳畏曾去一家基層法院閱卷,遇到法院工作人員不讓閱卷的情況。但後來,在州政法委的協調下,很快調閱了全部卷宗。

如今,在吳畏的辦公桌上,他參與的信訪案件的卷宗有1米多高。

曹亦农告诉新京報记者,在对案件进行细致了解和走访后,律师顾问团要出具法律意见书,由具体的司法部门和行政部门执行。有一件复杂的信访案件,司法部门对法律意见书不太认同,直接向上级部门请示,甚至上报到国家有关部门,最后的结论是:法律意见书是客观的。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恩施州政法委的統計數字顯示,恩施州律師顧問團介入涉法涉訴積案化解以來,100件重點信訪積案已有41件成功化解,14件依法妥善處置,多年未化解的積案在短短2年內已有55%得到化解。

爲了從源頭上讓老百姓通過法律思維處理糾紛,恩施州已開始引入律師進社區和村開展法律服務。在恩施的社區居委會和村委會,都設置了類似“法律診所”的機構,每個“法律診所”有幾名律師專門爲老百姓提供法律咨詢服務,解決老百姓“信訪不信法、信領導不信幹部”的問題。

2014年,恩施州赴省進京上訪同比分別下降32.4%和52%。今年1至4月,重複訪、越級訪同比下降80%。



Copyright 2014 hgxf.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永利官网开户网址 | 局长信箱
版权所有:黃岡市信訪局
爲了獲得更好的浏覽效果,建議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浏覽器登陸本站點